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会员中心 | 我要投稿 | RS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易学 > 易学研究

晋关朗筮晋百年大计

时间:2012-12-05 06:42:27  来源:  作者:王兴玺

    关氏《易传》:同州《今陕西大荔》刺史(官名)王彦问关朗:“当今治乱兴革,各个气数已至(极),如果推演其世道,可以知百年。彦没有才能,愿借先生之筮法,专一以决断之。”关朗说:“占算深奥及细致微妙,诚心诚意也必有一虑,多则有所困惑,请辞命用筮,以卦断百年。”随即揲蓍布卦,得夬之革(二爻动)。关朗这时释蓍而叹说:“当今是世道正入大运之时期,但不过二代(寓怀帝愍帝而西晋亡)再传而已。从今甲申(自晋惠帝永宁辛酉年<公元301年>),再过二十四年至东晋太宁二年<324年>甲申),又二十四年至永和四年戊申<公元348年>,天下大乱也。祸端开始发自宫掖(嫔妃所居之处),有 蕃 臣(古时对外族的通称)掌握着政权(寓桓温)。世道潜伏有强者,若用之以天下之道(政治主张),则是桓文之大业,若不用以采取方法,臣主都会被屠杀(寓桓氏篡晋,桓氏灭而晋亦随之灭亡)。”王彦说:“其人如何能出现?”关朗说:“纵观三代之故城,有异气。若出现,就在城郊吧?”王彦说:“此人不振,百姓如何归属?”关子说:“应当有二雄举事,而中原分(寓宋刘裕(宋武帝公元420(庚申)年建南北朝之宋国),与北魏<道武帝,建于公元386(丙午)年>)”王彦说:“他们能成事吗?”关子说:“我有漏洞,对方在行动,觑隙乘便,能不成功!若没有大贤圣人扶助,恐怕都不能成名。”王彦说:“请先生限定到年岁。”关子说:“始于甲寅,卒于庚子,天之命数也。<甲寅(公元414年)、庚子(公元460年)寓刘宋始盛之年,及杨坚为隋王之年(公元581年开始)>,坚即为隋王,天下将统一,而南北之局终,故曰卒。”王彦说:“何国先亡?”关子曰:“不比德  之高下而讲诈权,则旧执政者先亡。”王彦说:“其后何如?”关子曰:“辛丑之年,应当有恭俭之主起布衣而六合(天下统一)”王彦曰:“在东南起事?”关子说:“必从西北(夬卦上兑下乾  皆西北方位)。大丈夫要平定天下之乱,不可以用文治,必须用武力平定。况且北方,是善用武之国。况且东南之俗气,其弊端也疾重。西北之俗气,其兴盛勃旺。况且东南是中国之原主。中国之衰败已久。上天之所败,谁能兴之。”王彦说:“东南之年可限定吗?”关子说:“东南不出运历三百年,可终遇大圣大贤,能终其运,所幸多多。且辛丑之岁,明圣君王当兴起。能定天下者,不出九年时间。己酉之年江东就有危险。”(曰辛丑之年,当有恭俭之王并六合者,考杨坚篡周之岁为周大象辛丑,三年由 是 灭陈(公元589年已酉)而一统天下。隋起西北,故曰必在西北。其曰辛丑之岁 明 王当兴,不出九载篡天下者,应为杨坚辛丑年篡周。又九年为开皇九年已酉灭陈,故曰已酉江东其危。)王彦说:“ 明 贤君王既兴,其如何治理政事”。关子曰:“此人有始有终,五帝三王之化身复 现 。若无三王之道,则必定终之骄奢,加之过于刚  元,晚节末路,有桀纣之主出现,天下又开始大乱。故先王之道失去久了,改张易调,其兴实在困难,苛刻虐政,其穷途惨痛之极。故曰大兵之后必有凶年,积乱之后必有雄王。理所当然了。”(曰晚节末路,有桀纣之王者,应炀帝(公元乙丑(605)至丁丑(617)杨广)王彦说:“先王之道竟然灭亡了?”关子曰:“如何说能亡呢?明贤君主日久空缺,必有显贵者能兴盛也。而能兴其典礼,此三才王常(天地人。仁义礼智信)之人所系。孔子说文不在此,此王道不能亡。”王彦说:“请推其数。”关子说:“乾坤之策  ,阴阳之数,推而行之,不过三百六十六,引而申之,不过三百八十四(604—220年)。终则有始,天之道也。朗闻之,先圣与卦象契合。自魏以降,天下无真主。故黄初元年庚子至今八十四载,夏八十二年丙午,三百六十六年,(自陈后主四年丙午,又十八年至隋文帝仁寿四年甲子<称帝公元627年>唐太宗李世民生。),当有显贵者生。夏十八年甲子,当有王者合。”用之则王道振兴,不用则孔子之教泽修善也。(其曰丙午三百六十六年, 言自黄初元年<魏文帝曹丕公元220年 庚子年>至陈后主<陈叔宝>四年丙 午 <公元586年至589年己酉祯明之年陈国灭亡。>足足366年<586年—220年=366年>。)王彦说:“此人能出现吗?”关子说:“唐晋之交,昔日殷朝之后没有君王生,而仲尼生周,周后不王,此人生晋。生周者,周公之遗存功业。生晋者,陶唐之遗风。天地之数,宜契合自然规律。”王彦说:“此后何如?”关子曰:“始于甲申,止于甲子,正是百年,超过此,就未知或知之了。”

(王兴玺编辑)

来赞一下
近回首页
返回首页
推荐资讯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